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被黑人和白人轮暴

被黑人和白人轮暴 我被五花大绑在诗璇的公主床上,光着身子。这一切来得比噩梦还突然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喊叫求救,不过嘴上早被胶带封住,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。不过这还是引起了门外的注意,门被推开了,那个面目可憎的猥琐男独自走了进来。诗璇呢?诗璇上哪里去了?我脑子里这样想着,嘴巴却出..

山间 凉亭 雨中

山间 凉亭 雨中 “妈的,真是点背,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下雨,真他妈的倒霉!”   我看着老天骂了一句,还真是点背。今天本是周六,自己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,准备来公园逛逛散散心,可不曾想却碰上了下大雨。好在前面山腰不远就是一座凉亭,可以进去避避雨,要不然非得变成落汤鸡不可。  ..

被奸了个意犹未尽

被奸了个意犹未尽 一个星期过去了,陈瑶没对陆林有什么特别表示,好像陆林只是公司的普通 一员,而陆林则每天都陷入堆积如山的文件里,愤怒的种子正在他心中慢慢发芽。  不自觉的,他又想起了杨晓说过的话。  「哎,算了,干完这个月就辞职,去跟杨晓混算了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」打定主意后,陆林觉得轻松..